Myway

小说节选

相田从车窗望出去,蓝色的海面平静得像一块绸缎。他试想着剪下这绸缎的一角来,或许就能轻易地把心头那些日常累积下的种种坏情绪擦拭得一干二净。“不关你的事,医院也没检查出过敏源是什么。说起来,我好想再吃一次呀。”窗外不知何时下起雨来,正如相田此刻脸上的泪水。石川扶着由美子双肩让她直起身来,然后一边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一边说,“现在就拍吧!我借了相机。由美子你怎样我都喜欢。

作者:耀一 来自:《Myway》

小说节选

相田点了点头,没有再接话,他想还是应该先安静地听石川先生唱完,这也是起码的尊重吧。很遗憾呀,妻子的愿望最终没能传达给神明,除去最后的场景。相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闭上眼听,无论是声线还是咬字发音,几乎和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一模一样。相田愣了下,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内心再次泛起一阵懊悔。话音刚落,石川先生从一边走到了高脚椅前。

作者:耀一 来自:《Myway》

小说节选

“第六天,能让我和朋友一起,在女子会上一起唱卡拉OK。“真想和诚也好好拍张合照呀。可是我现在的样子好丑。”由美子哽咽着说。没一会儿,手机响起,是好友长谷川打来的,他告诉相田,有个朋友正在考虑资助他们开办私家侦探社。如无意外,一周后事情就可以敲定了。“其实,我的梦想是做个私家侦探来着。做现在这份工作,起初是因为我父亲。

作者:耀一 来自:《Myway》

小说节选

如果你太累的话,就两天,不行就三天。喜欢的话,就算住下来也没问题。”“你就当我一直在你身边呀。就算为了我去做吧。”社长给宫泽和相田相互做了介绍后,相田开门见山地开始询问宫泽关于老夫妻报道的事。“大概5年前开始,突然开始流行各种人性测试的节目。起初的本意是好的,但后来跟风的人多了,就慢慢变成以博人眼球和盈利为目的的劣质节目了。

作者:耀一 来自:《Myway》

小说节选

相田从社长办公室里出来,手里拿着调查审核反馈表,上面盖着“已核准”字样,这就意味着石川先生的事就此告一段落。相田将会把这份反馈表送去执行部,由执行部的人上呈相关政府部门,对报社刊登杜撰新闻一事做出处理。报社也必须就刊登《妻子的七日遗愿》一事发表更正声明,并对大众道歉。这名字像是会发光一样,相田心里一下明朗起来。

作者:耀一 来自:《Myway》

小说节选

白色薄纱窗帘被风轻轻吹动,夕阳把它的影子投在地上,像姑娘微微颤动的睫毛,又像只轻盈的蝴蝶,在时光里飞出诗的痕迹。“请坚持一下!”相田说完赶紧跑到桌前,之前就看见桌上有内部用的电话,相田拿起电话,按下急救呼叫键。这段视频他已经看了不下十次,可每次看完的感受都无法用言语表达,短短不到5分钟里塞满了52个令人唏嘘的四季。

作者:耀一 来自:《Myway》

小说节选

“因为我要感谢你呀相田君。真的很谢谢你。”石川先生笑了笑说,“你也注意到这幅画了呀。果然,你观察力很棒呀。”相田左手撑着脑袋,一边重新浏览资料,一边回忆下午的经历,突然资料里的一行字跳入眼帘,虽然之前就看到这行字了,但当时哪里能想到这行字竟然是个重要线索:千鹤介护中心前身为千鹤综合医院。“第二天,能让我好好享受织围巾之类的手工艺的乐趣。“第五天,能让我准备11个蛋糕和礼物,为孩子们举办生日会。

作者:耀一 来自:《Myway》

小说节选

因为正如你所说,幻想和现实毕竟是两回事。如果由美子在的话,也会不高兴的吧。她是那么单纯而真实。“你知道《My way》这首歌吗?”石川先生和相田现在所坐的位置,位于接待大厅的中央偏左,也就是石川先生之前所说的“老地方”。只要是在接待大厅呆着,他都会选择坐在这里。来访的记者从没人问过他为什么,相田是第一个。“是呀。

作者:耀一 来自:《Myway》

小说节选

陪护士带着医生赶到房间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桌上的樱饼,本来就很焦急的她一下像被点燃的爆竹,红着眼吼起相田来,“爷爷不能吃甜食你不知道吗!你是想要他的命吗!亏了他把你当朋友请你进房间!”相田站起身来,拉了拉外套的下摆点头回礼。石川摇了摇低着的头说,“没关系,吃什么都可以的。”“听说爷爷刚来的时候,为了争取现在的房间,差点和另一个爷爷打起来。当时他凶巴巴的样子,吓得大家差不多一个月不敢和他多说话。

作者:耀一 来自:《Myway》

小说节选

相田松了口气,笑着重新坐下,端起杯子闻了闻,白桃香甜的气味顺着鼻子在大脑里打了个盘旋,之后渐渐弥漫到身体各处,整个人感觉像是被脱去一层重重的壳,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也就半分钟不到的时间,石川先生脸上的血色连同唇色一并消失,额头开始沁出汗珠,手放在不停剧烈起伏的胸口上,紧闭着双眼,眉头紧皱。通话结束后,相田给手机插上耳机,打开《My way》跟着哼唱起来,第一段基本已经毫无压力地唱出来了。

作者:耀一 来自:《My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