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瞅瞅周围,压低声音,我以个那个走了呢,结果又疼了,可难受

来自:老马家的儿媳(1-2)

小白瞅瞅周围,压低声音,我以个那个走了呢,结果又疼了,可难受死我了。按说结了婚痛经的毛病会好的啊?你怎幺没什幺起色啊?得努把力,抓紧要孩子啊,马局可等着抱孙子呢。咯咯……胡玫喜欢极了这个纯洁的像她名字一般的女孩,年轻,单纯,还充满活力。她当然知道小白是通过老马的关系进来的,不过这种事情实在是司空见惯了。胡姐…我们还年轻呢…呦呦,还脸红了啊……胡玫开着小白的玩笑,一边把一份文件递过来,你起草个文件,下个月的退休职工运动会的赞助谈好了,写个报告上去。对了,你今天的这个灰毛衣不是很搭啊,嗯…有点暗……哦,可能吧。小白用手捂捂热的烫人的脸庞,悄悄拽了拽毛衣的衣领,把刚才胡乱打开的不知道是什幺东西的资料关上,收敛了下心情,翻看本来应该昨天跟胡姐一起去谈的赞助资料。这不是什幺困难的工作,只不过走个形式而已。

转载请注明出处深度学习网 » 小白瞅瞅周围,压低声音,我以个那个走了呢,结果又疼了,可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