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想過在媽媽昏迷中一品她的香澤,事後天知地知我知唯獨媽媽

来自:被绑在床上的妈

我曾經想過在媽媽昏迷中一品她的香澤,事後天知地知我知唯獨媽媽不知,但又覺得這種日子不是人過的,我需要面對面的交流。胡思亂想中媽媽已經進入臥室,熒光屏上那個熟悉的身影坐在梳妝台前,抬手將杯子中的水一飲而盡。離子水敷在面部,頭發上的毛巾還未取下就歪倒在床上。我知道,藥效發作了……仔細關好窗簾,我將媽媽的身子抱正,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媽媽的肉體,盡管隔著衣褲卻激動得手心發顫。媽媽渾身癱軟得像一團泥,肌膚上還有水汽,和衣服沾在一塊。脫掉媽媽的衣褲費盡我九牛二虎之力,渴望了那麼長日子,媽媽的胴體終于展現在我面前。除了三角褲和乳罩外媽媽全身赤裸,肌膚長時間沒有日光照曬白得耀眼。毛孔細小得看不清楚,媽媽愛吃蔬菜,體內水分充沛顯得皮膚水靈靈的又滑又嫩。身材稍顯豐膩,皮膚下一層薄薄的脂肪覆蓋著肌肉,富有光澤和彈性手感極佳。盡管小腹有些微微隆起破壞了勻稱,但糾纏在一起的一雙玉腿還是激起無限的獸欲。

转载请注明出处深度学习网 » 我曾經想過在媽媽昏迷中一品她的香澤,事後天知地知我知唯獨媽媽